金 融 研 究
  金融研究 阅读人数:3121
 

债转股方案三议

 9月22日,国务院下发了《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我国银行业第二次债转股工作即将拉开序幕,为防止债转股行为中的道德风险和债转股的三度重来,笔者不避续貂之嫌,对如何落实《指导意见》提三点建议。

 一是债转股对象应该设定客观标准。从媒体披露的有关信息及权威人士的观点分析,这次债转股的对象基本锁定为“两大”——钢铁、煤炭、有色金属等大型国有企业和大额贷款。债转股的意义是什么?是帮助因受经济周期影响而暂时性或在一个较短时期内陷入困境、但确实有发展前景的企业,特别是因非技术落后、非产品质量差等根本性原因而陷入困境的企业,因此,只要符合该标准,只要有实施机构“接盘”,不管是大型企业还是中小微企业,不管是大额贷款还是小额贷款,都可以纳入债转股范畴。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各类经济主体一律平等的市场经济法则,才能防范债转股过程中的道德风险,才能防范一些“僵尸”企业借“尸”(转)还魂。要遵循该原则,债转股就不能由政府主管部门说了算,也不能由贷款银行说了算,更不能由企业说了算,而应该由专门的专家委员会决定,即由政府主管部门明确债转股的具体标准并组建专家评审委员会人才库,由贷款银行和债务企业共同向政府主管部门提出债转股申请,每一例债转股审批,由政府主管部门从专家评审委员会人才库中随机抽取一定比例的专家进行评审,政府主管部门应充分遵循专家的评审意见和评审结果,并将专家评审结果及时对外公示。实施机构再根据评审结果、自身的筹资能力及与债权银行、债务企业商定的转让条件确定具体的债转股对象和金额。

 二是转机制才是债转股的真正目的。一家有潜力的大型国有企业之所以陷入债转股困境,除了市场方面的客观原因之外,还一般性地存在严重的主观因素。从企业方面看,人浮于事、管理粗放、机制不活、约束不力、主业不突出、附业拖累等是一些大型国有企业的通病;从银行方面看,在信贷政策上热衷于对大型企业“大水漫灌”助长了企业或盲目扩大生产规模、或偏离主业“百花齐放”、或不重视财务预算的硬约束等。因此,企业和银行在上报债转股申请时必须就企业和银行存在的主管方面的原因进行全面、深入地自我剖析,并提出可行性的整改方案,包括对存在严重失职的管理人员特别是企业高层管理人员和银行高管进行问责,债转股方案通过之后,政府主管部门或专家评审委员会应对企业和银行的整改情况进行跟踪和评估,不符合要求的,要及时采取硬约束措施。只有这样,才能够督促企业和银行进一步转换经营机制和改善管理,债转股才不会一转了之。

 三是债转股不能再而三。债转股的直接效果是,企业不再背负还本付息的包袱,银行不必为不良贷款计提拨备从而消耗利润和资本,这样的“盛宴”是所有的企业和银行孜孜以求的,在我国也是一而再地发生,但绝对不能再而三。因为,如果再给予企业和银行这样的预期,那将会助长企业片面地做大(为下一次债转股创造条件)而不是做强、做优,现代企业制度就无法在我国的银行和大型企业真正建立起来。为此,有关部门应该进一步明确本次债转股的实施期限,超过该期限的债转股行为不再享受财税、金融方面的优惠政策,国家今后也不再出台债转股政策。

 如果此次债转股工作能够切实做到市场化、法制化、标准化(即客观性)及公平性和约束性,我国企业的债转股才不会形成“前度刘郎今又来”的恶性循环。(衡阳银行业协会  胡兴生)

 
 
 
 
     
 
Copyright (c) 2005-2006 湖南省银行业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湘ICP备09006380号
 
友情链接:状元彩票开户  状元彩票注册  拉菲彩票官网  金誉彩票官网  J8娱乐彩票